未完结

似乎是很久没有更新过blog了,换句话说,上次更新blog,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突然想写一篇非常标题党的文章,无奈没有什么灵感,作罢。

最近又跟了几集《钢炼2》感觉剧情是越来越紧凑了。
Eva的«破»也有了枪版的了。
至于一些长的夸张的海贼,柯南什么的,也还在断断续续的跟。
有些东西,比如eva,明明已经完结了,还是可以不断的炒冷饭,比如我,也是会买单的。
或许从另一个角度看
未完结
于是这成了这篇日志的标题

—-分割线—–

前几日在twitter上有人评价像徐志摩,林徽因这样的人物,说得虽然极端,我也找不到什么反驳的理由。还有些八卦之类的,各位有兴趣我可以整理出来。那群人里,我最佩服的倒是金岳霖。不过有人评论说,男人做成他这样,也太窝囊了:同样我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分割线—–

国庆快要到了,关于这次国庆,我个人觉得还是宅些比较好,乱跑的话,也许会有一些不便利的地方。出门或许还需要个口罩呢。。

一层秋雨一层凉了

看情况要穿多些了
心情的外衣也请多加一件

—-分割线—–

最近又看到说,美国官方公布了”折腾”的英文翻译:z-Turn;着实的汗了一把。。看这名字很适合给类似mp4之类的电子产品当名字- –

玩消失

前一段时间很少更新hellotxt同步到twitter饭否嘀咕校内了,感觉就好像消失了一般。其实是我手机没流量了。。这下好了,月末过了又是月初,月缺了又月圆,流量又回来了。
最近某人是整天发短信打电话暧昧的要死;要说这东西一来就排山倒海的。几天前还苦闷于不敢打个电话,我当时说这个东西要有一个开始,一有开始你们就停不下来了。仿佛我是过来人一般地预言到他们现在的状态。
多好的一对啊。有缘有份的,真好。我是打心眼的羡慕。记得前日还一时兴起半夜去外面吃烧烤喝啤酒;反正他请客就去了,一人喝了一瓶啤酒左右,我虽然头有点昏昏,竟然没有大醉(别笑话我,我以前一杯啤酒就有醉感的)。至于情感问题我实在是没什么发言权,我且听便是了。异地恋么,反正就那么回事。回来躺倒在zjg大门后的草坪。额,这生活还真滋润。
最近我在忙些什么?是挺忙的,不过都不是干什么正事。决定要好好的冷静下来摆脱这个危险的恶性循环,人总是一天天的要长大的,有些事再不能以年轻为借口了。
还有就是,要对我自己好点,不要动不动就想东想西的。现实是残酷的,而我要乐观,如果自己都不喜欢自己,又怎么可以指望别人来喜欢呢。说这话时突然发现和海子当年写”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时候的心境颇有些相像。人么,总有高潮低谷的,如果所有人的高潮低谷都在一块儿,那还了得?呵呵.

still a little boy

恩,其实六一早就不是属于我的节日了。

当童年变成了记忆,
所有的都已无法挽回。
我没法选择另一样的童年,
只好欣然接受。

 

其实大家的童年,虽然都不一样,也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吧。

记得一年级时候的游园活动我做了几个游戏,获得了一些铅笔橡皮什么的,还记得有个小汽车式的卷笔刀,挺有成就感的。

记得二年级的时候游园活动改成了什么恶心的文艺表演,那时候我心想打死我也不加入这民乐队,结果后来还是加了。

记得那时候六一还会发美味的小蛋糕(其实很一般的)。

记得有一天的六一是在家床上过的,那天生病了。其实也没有病的那么重,有一半是装的。

 

这一年一年的,过得太快了。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有些事儿一言难尽,有些心情只有自知。

我可以理解,我很理解。

blog音乐里加了首牛奶咖啡的歌叫越长大越孤单,

 

不管怎么说还是偶尔会幻想,

还是喜欢看动画片。

还是会在本子上随手涂鸦,

还是会被儿童套餐的玩具吸引,

还是对熊猫很有爱~

童年已经过去,不过我们还可以有童心。

I’m still a little boy.

At least today.

5.7

那天晚上,
他不知为什么的郁闷了。
他觉得胸口很闷,
不知道为什么。

这几天过得厄厄混混,

忧郁是蓝色的,
像海像天哪样的颜色;
所以忧郁久了也不厌烦。
而郁闷是灰色的,
像最深黑夜笼罩,
最深的黑夜却不是黑色的;
它是灰色的。

拿着手机在网络上到处晃,
精神恍惚的自说自话,
他或许只是想找个人说话。
于是他随便在qq上找了几个人–
还是会郁闷。

累了吧
睡吧

半夜3点起来,
望着手机发呆.
应该打些什么,
打不出来.

眼泪什么的都不是假的,
那或许是因为打了个哈欠.

他再也回不去了
不论是什么节日
什么方式
都没有关系

春天明明已经过去了。

So,Finally he lost all humorous.
That’s so bad.
Because it’s his only fortune.

Trouble all around the world.
Have a dream.
And,tomrrow,
Humorous will be back.

龟速列车

话说昨天坐了趟龟速列车,趁着记忆犹新的时候记录一下。

从杭州到义乌,13元一张票,有坐,便宜的有些诡异的票价。

更加诡异的是:这班车居然是时间表上查不到的,不禁让人想起“鬼火车”之类的故事……

其实这是因为这辆车是一辆加班车。

10:01pm开的车,到义乌站时间是0:55am

话说一般的车最多也就2小时就够了,动车只要一个小时不到,这就是“龟速列车”名至实归的地方,快赶上蒸汽时代的车了。

硬座车的好处是可以把窗户打开。我一直以为这才叫真正的火车;像软座那种连窗户都打不开的太郁闷了。ps:当然动车是另一回事。

我们三个人在车快开的时候才跑上车,原因竟是为了一顿kfc,不过一起跑很激情来着,这才叫年轻么(还差点上错车,呵呵)。

上了车,过了好久才发现凳子下面居然躺了个人 – -# 又想起大人们谈起当年闯荡的时候就会经常提起睡火车凳子底的事儿,虽然有点不爽,想想人家也是很不容易的,就不好意思去打扰了。

可以开窗的火车的确是很有感觉的,火车开的不快,那也是很有感觉的。过钱塘江大桥的时候要减个速,想起当时我还在这座桥上边走边发过短信来着,又有那种时间被一系列有联系事件串成一串的错觉了。

这个车还停停走走,大概是因为是加班车的缘故,优先级很低,在一个地方停了有半个小时的样子,等了三辆火车到我们前面后才继续的开。

一直很向往坐着火车背着包到处旅行的感觉。理想中的火车,就是应该是像这样子的。